页面载入中...

天津旧石器时代考古再获新突破

  朱进觉得,刘慈欣作品最吸引人之处“在于其一贯的宏大图景”。

  “故事本身的设定不见得一定要多么恢宏,但最内核的纲领一定是关乎全人类的未来。我想这也是为什么他的故事总能抓住大家内心深处最感动的点:不是对故事情节或某个人物命运感性的感慨,而是对刘慈欣笔下苍茫宇宙中人类作为一个整体的命运因理智而生的触动。”他说。(完)

  原标题:沉寂八年后刘慈欣新作面世 《黄金原野》写了什么?

  作者:韩 萌(中国戏曲学院戏文系副书记)

  8月20日晚,来自豫东的周口市戏剧艺术研究院在长安大戏院为首都人民奉献了一出出神入化、耐人寻味的现代戏《口上的女人》(韩枫编剧)获得了专家与观众同声赞评。该剧剧情奇趣横生,演员表现声情并茂,音乐唱腔回肠荡气,可谓俗雅谐宜,兼具众美。该剧的出现,亦为当今现代戏艺术生产提供了一些大有裨益的启迪。

  这是一出正能量满满的戏:上世纪三十年代末,被当地人惯称为“口上”的豫东周家口,有位叫胡月秀的女人,因丈夫经商失踪,她独撑家业熬成了码头的掌门人。时值日军侵占东乡,月秀于大沙河边救得负伤落水的游击队员赵纯义,情焰乍燃。不想已蜕变为汉奸的丈夫失世良意外返家,正欲暗中执行一项特殊的使命。由是,一场爱恨情仇的灵魂撕杀,由懵懂到主动地激荡在月秀胸中。伴随她心灵的震荡,感恩图报的赵纯义、聪慧任性的女儿灵芝、生计艰难的众船工,重任在肩的游击队员……或在痛苦中浮沉觉醒,或斗智斗勇奋力前行。当汉奸朱世良在其使命即将功成之际,胡月秀竟以惊雷般的一个举动,在仇家的哀鸣声中,绽放了生命中最灿烂的光芒。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天津旧石器时代考古再获新突破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