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贾平凹:年年都在强调读书,但读书不是做活动

  虽说“茶”与“荼”在今天读音完全不同,但是在唐代时这两个音却是一致的。到了唐代,饮茶文化大盛,唐人将“荼”减一笔专指茶,“茶”这才成为了专门的名词。每年的清明是上新茶的日子,每一年的新茶对于爱茶人来讲都极为珍贵,白居易在《萧员外寄新蜀茶》一诗中对来自蜀地的新茶做了表白:“蜀茶寄到但惊新,渭水煎来始觉珍。”

  许多人会将中国茶文化的发端源自于陆羽。陆羽是唐时的人,号称茶山御史。他被尊为“茶圣”,祀为“茶神”,陆羽著有世界最早对茶的专著《茶经》,不过中国人饮茶的历史,远远早于了唐朝陆羽著茶经的时代。中国古人很早就开始栽种茶树了,白居易说:“琴里知闻惟渌水,茶中故旧是蒙山”。西汉时,蜀人吴理真于蒙顶山栽植驯化茶树,被后人尊为“茶祖”。

  白居易还在《山泉煎茶有怀》诗中写下:“坐酌泠泠水,看煎瑟瑟尘。无由持一碗,寄与爱茶人。”清明时节,爱茶之人不如呼朋引伴,寻一处风景秀美的川西田园茶乡,体会一下采茶制茶的乐趣。“落日平台上,春风啜茗时”对于成都人来说,最适意的人生莫过于寻一处鸟鸣婉转的所在,安静地晒一会儿太阳,喝上一杯自己采摘的明前茶。

  四 寒食东风御柳斜

  
  50多年前,就是在这个村庄,马烽创作了《我们村里的年轻人》《饲养员赵大叔》《三年早知道》等脍炙人口的影视剧本和文学作品。其中,《我们村里的年轻人》被改编成电影,成为一代人的记忆。词作家乔羽也来到贾家庄,创作歌曲《人说山西好风光》,并传唱至今。
  展厅里,一张张照片和手稿再现了当年景象。在贾家庄的田间地头、院内屋后,马烽和他的文学作品人物原型一起生活、劳作,“当地村民从不认为他是外人”。

  上世纪60年代,女作家谌容在此生活、体验一年有余,并据此完成自己的第一部长篇小说《万年青》。如今,老作家们多半凋零,但他们的印记却以另一种形式在此延续。

admin
贾平凹:年年都在强调读书,但读书不是做活动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